野晓

野渡无人舟自横。

那个...

我...忽然好想写乙女啊。
@折棠雀  @茶碗碗_费曼的小饼干 (捂脸)

忽然很想聊聊数学和天文学。
她们都是穿越比我们的年纪大的多得多的时光而来的学科,生于应用,她来自河边一次次冲刷更新的土地,她来自抬起头望向浩宇的夜路人。但她们绝不只限于应用,或者说最猗郁的表演绝不仅限于应用。秋水文章不染尘的,完全纯净的高贵的仙女。拓扑,非欧几里得几何,群,柯伊伯带,史瓦西半径,引力波,她们是我拼命仰望的星辰。
当然,也有温情的一面。我现在想起最早遇见数学时,看到了什么呢?柯尼斯堡河上秀丽的风光,永远走不到的第七座桥。给你四枝彩笔,填一个地图出来吧?最早遇见天文学呢?北斗阑干南斗斜,牛奶一般的星际长路。
就算不懂任何数学的人,都会说“天文数字”呢。
很奇妙吧?

一个早早开始预备的文案

“你是唯一留守的人吗?”
“我是守夜人,灯塔灭了,这是守夜人的余生。”
“你不问问我吗?”
“那好,你是谁?”
“我是远行者,我想我在这里找到了我远行的目的。”
“那请让我追随我的灯塔而去吧,既然远行者已经到达。”